宁夏纪委监委网站
首页 > 2019版 > 专栏 > 守望家风 正文

守望家风

《守望家风》第五集《传·承》

稿件来源:央视网 发布时间: 2019-03-25 | 打印 | 字号:TT

  

第五集 传 · 承

  一缕炊烟,万家灯火。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重视家庭、重视亲情。家和万事兴、天伦之乐、尊老爱幼、贤妻良母、相夫教子、勤俭持家等,都体现了中国人的这种观念。

  青蘋之末,静水深流。

  作为最能深入中国人内心的无形力量,家风是传承千年的精神力量,是融化在血液中的美好气质,是植入骨髓里的优良品格,是社会责任的坚定担当,更是接续中华文明、涵养中华气象的不熄薪火。

  1964年10月16日下午3时整,伴随着一声惊雷,在中国西部的罗布泊上空,一朵巨大的蘑菇云冉冉升起。新中国自己研制的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一声“东方巨响”,震惊了整个世界。

  也是在这一天,中国原子能科学事业的创始人、“两弹一星”元勋、中国科学院院士钱三强迎来了自己的51岁生日。中国原子弹爆炸成功之后,几乎在一夜之间,钱三强成为中国乃至全球科学界最瞩目的明星。

  实际上,近现代以来,钱氏家族人才辈出,群星璀璨:科学界的钱三强、钱伟长、钱学森;国学大师钱穆、钱钟书;诺贝尔化学奖得主钱永健等等。至今,海内外各国科学院院士中,钱氏后人数以百计。

  人们不禁好奇地发问,钱氏家族兴旺发达,根系在哪里?其家族人才辈出,源头在哪里?

  五代十国,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特殊时期。其间,临安人钱镠建立了吴越国,其版图包括了今天的浙江、上海、江苏东南以及福建东北一隅。吴越立国七十余年间,秉承“保境安民,善事中国”和“世方喋血以事干戈,我且闭关而修蚕织”的宗旨。钱镠起于草莽,深知“民惟邦本”的道理。为此,对外,他智慧斡旋,逐步提高自己的政治地位;对内,他一心一意发展经济,兴修水利、劝民农桑、开拓贸易,使境内出现了五谷丰登、百业鼎盛的景象。江南一带的经济社会得到了迅速发展,成为全国最富庶的地方。美丽富饶的“苏杭天堂”由此奠定基础,声名鹊起。

  钱镠深谙“创业容易守成难”的道理,在子女教育问题上倾注了大量心血,特意制定了八条家规,要子孙后代持躬谨严、洁身自好,严禁骄奢淫逸。

  钱文忠(复旦大学教授):《钱氏家训》里边说娶媳妇不要计较对方的嫁妆,换句话说不要太在乎对方是不是官宦世家,是不是富豪世家,而最重什么呢?素儒之女,家训里明确规定,所以你娶儿媳妇进来,最好娶那些读书人家的女孩。

  公元932年,81岁高龄的钱镠辞世,留下10条遗训,作为对八条家规的补充。后来,钱镠的孙子钱弘俶对家规家训做了整理和补充,编写了《钱氏家训》,分为个人、家庭、社会、国家四个部分,体系更加完备,内容更加翔实。《钱氏家训》区别于一般家训的最大特点是,将家国情怀始终贯穿其中。“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言行皆当无愧于圣贤”“私见尽要铲除,公益概行提倡”“利在一时固谋也,利在万世者更谋之……”

  钱文忠(复旦大学教授):这是非常有名的一句话,如果你看到这个利益是对普天下有好处的,你一定要去实现它。如果这个利只不过是对你一个人有好处的,不必在意。

  北宋太平兴国三年,即公元978年,吴越国第五代王钱弘俶依照“如遇真主,宜速归附”的祖训,纳土归宋。钱氏家族因而受到了北宋王朝极高的礼遇,这为家族后世的繁衍和生息奠定了政治和经济基础。但要想真正探寻钱氏家庭鼎盛千年的强大基因,则必须走进世代钱家人念兹在兹的《钱氏家训》。

  这份被精心书写装裱,陈列于钱氏家庙列祖列宗像前的《钱氏家训》,奠定了这个家族历代多出国之栋梁的文化密码。

  一部流传千年的《钱氏家训》,影响了一代代钱氏后人,也塑造了一批钱氏杰出人才。“欲造优美之家庭,须立良好之规则”。这是《钱氏家训·家庭篇》开篇所言。无论时代如何变化,岁月如何变迁,有些道理经过时光的洗礼,仍旧闪耀出理性的光芒。

  郦波(南京师范大学教授):这种家规这种家训内在的思想,它内在的精神,其实是为每一代的新生儿,每一代崭新的生命注入最强大的生命力,就是精神的力量、价值的力量。

  家训是家风传承的主要载体,在中国源远流长。新发现的清华简中有周文王遗命武王的《保训》,应该是我国有文字记载的最早家训。孔子在庭院中告诫儿子孔鲤:“不学诗无以言”“不学礼无以立”,被后世称为“庭训”,并看作是古代家训的源头。

  此后,影响较大的还有三国时诸葛亮的《诫子书》、晋代嵇康的《家诫》、南北朝颜之推的《颜氏家训》等。这些家训、家规和家书构筑了博大精深的中华传统美德体系,教育着一代又一代的中华子孙。

  郦波(南京师范大学教授):家风家训讲究的是传承,所以这种传承其实是什么,是文明本质的传承,是一种生命的传承。所以“承”这个字,原来是接生的意思,是去捧一个新的生命,我们的文明为什么薪火相传?文明传承的力量特别强?为什么我说我们的文明极具时间的张力?是因为我们的家风家训看上去只是一些要求,一些精神的价值的塑造,但是它其实是给每一代生命注入精神的活力。

  清静幽雅,翰墨流香,南京颜鲁公祠。

  这是全国唯一一座保存完好的祭拜颜真卿的祠庙遗迹,始建于唐元和年间,初名“放生庵”,系当地百姓为纪念颜真卿首倡放生池一事所兴建。因颜真卿曾被封为“鲁郡公”,祠堂后被命名为“颜鲁公祠”,历经宋、元、明、清诸朝,几经修葺,保存至今。

  颜真卿,唐代名臣、杰出的书法家。他独创的“颜体”楷书,对后世影响很大,为世代书法家所推崇。

  胡阿祥(南京大学教授):颜氏书法就像颜真卿的为人一样,宽大、正气、厚实。你一方面写着这种字,一方面想着你的祖先,应该起到一种像风像雨一样的影响,春雨润物细无声一样的,风靡后世的影响。

  颜真卿一生为官五十载,对国家忠心耿耿、清正廉洁、敢于担当。,是颜真卿刚直不阿的人格写照。

  公元755年),“安史之乱”爆发。就在唐玄宗束手无策,感叹忠臣何在之时,时任平原太守的颜真卿挺身而出,发出讨贼檄文。

  檄文一出,远在常山的从兄颜杲卿首先响应,并带着儿子颜季明投入讨贼的战斗中。正是这次讨贼之战,灭绝人性的安禄山凶残地屠杀了颜杲卿一家30口人。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悲愤中的颜真卿以生命为线条,用灵魂作墨迹,写出了千古名贴《祭侄文稿》。

  郭文斌(宁夏作协主席):著名的书法评论经典,叫《宣和书谱》里面它讲:《祭侄稿》怎么讲呢?它说:“鲁公平生大气凛然,惟其忠贯日月,识高天下,故精神见于翰墨之表者,特立而兼括。忠臣烈士,道德君子,端严尊重,使人畏而爱之”。这真是讲到家了,他的文章,他的那些线条,他的那些笔触已经不是普通的纸和墨了,他是忠臣烈士,道德君子气节的折射。

  颜真卿卓越的一生,与他的五世祖、南北朝时期著名学者颜之推,留给后世的《颜氏家训》密不可分。

  颜之推是孔子得意门生颜回的第三十五世孙,出身于一个以儒学传家的士族家庭。

  西晋末年,战乱频仍。司马睿在北方大族的协助下,团结江东豪强建立了东晋政权,把都城由洛阳南迁到建康、即今天的南京,史称“衣冠南渡”。颜之推的九世祖、著名儒家学者颜含也随大批中原缙绅、士族避乱南方并落地生根。颜之推从小就在颜氏家族儒家文化熏染下长大的,博览群书,以文著世,并且很早就进入仕途,但后期经历坎坷,他一生经历了梁、西魏、北齐、北周、隋五个王朝,三次被俘,“三为亡国之人”,多次险遭杀身之祸。他在《观我生赋》中说:“予一生而三化,备荼苦而蓼辛。”

  胡阿祥(南京大学教授 ):颜之推他一辈子就是在家和国的矛盾当中,在忠和孝的彷徨当中,在祖先的辉煌和对后世子孙的焦虑当中。

  正由于颜之推“生于乱世,长于戎马,流离播越,闻见已多”,对南北风俗流变、政治得失、学风兴衰才有了透彻的了解。命运的多舛非但没有磨灭颜之推的意志,反而让他对历史与人生有了更为深刻的思考。在他的晚年,便本着“务先王之道,绍家世之业”的宗旨,结合自己的修身、治家、处世经验和思索,写下了《颜氏家训》一书。《颜氏家训》涵盖了从饮食起居、修身养性到为人处世、求仕致学等方方面面的内容,留下了许多可供后人借鉴的至理名言。如《慕贤篇》中讲道:“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自芳也;与恶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自臭也……君子必慎交游焉”。说的是交游的道理,所谓近朱者赤,近墨着黑。在《名实篇》中讲到:“名之与实,犹形之与影也。德艺周厚,则名必善焉;容色姝丽,则影必美焉。今不修身而求令名于世者,犹貌甚恶而责妍影于镜也”。这段名言告诫人们,名实相符。在《颜氏家训》的滋养下,颜氏后人崇德重教、修身慎行,隋唐以来,名臣辈出。

  胡阿祥(南京大学教授 ):所以《颜氏家训》如果我们再说它的特点,可以说是平凡中见真理,真正的真理、真正的道理是孕育在平凡当中的。我们读《颜氏家训》,就好像跟一个充满智慧的老者,人生坎坷的老者在交流一样的。

  有了家训,意味着古风可以留存,时空可以超越,信念可以传递。头顶同一片星空,脚踩同一片土地,总有一些记忆可以共同拥有,总有一份嘱托让彼此牵肠挂肚。

  胡阿祥(南京大学教授) :什么叫传承,这就叫传承。什么叫无法改变,这就叫无法改变。

  这座泌水河谷北侧的村落名为党家村,是国内保存最好的明清建筑村寨之一,被誉为“东方人类古代传统居住村寨的活化石”“民居瑰宝”。

  走进古老淳朴的石砌街巷、千姿百态的高大门楼、庄严肃穆的宗庙祠堂、错落有致的四合院,无不让人产生探知这个村落历史过往的冲动。

  在党家村这个宽大的四合院里,至今居住着党氏第二十代后人党鉴泉。退休后的党鉴泉把主要精力都放在了整理、解读、收藏每一个与党家村历史文化有关的文字上,对每座院落门楣上的匾额他都了然于胸。

  党鉴泉(陕西省韩城市党家村村民):它的门额是孝弟慈三个字,这三个字出自《论语》,它规范了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耕读是一个历史概念,它可以上溯到春秋战国时期,在长期中国几千年的农耕社会中间,一些读书人,一些文化人,他把半耕半读,亦耕亦读,忙耕闲读,作为对生活的理想境界的追求,或自己的人生的价值取向。

  这些镌刻于门楣、门庭、照壁、门柱上的家训,共有26条,几乎囊括了修身、处世、耕读、诚信等方方面面。

  这些被具象化的家训,语言通俗易懂,稍通文墨的妇孺老少一看便知,为人处世的哲理,就这样一点一滴地渗透进他们的生活之中。

  “行胜于言”“身正为范”。为了传承良好家风,中国士人不只是以言立训,还特别强调自己身体力行,以模范行动影响后人。

  华阴老腔《送杨燕之东鲁》:关西杨伯起,汉日旧称贤,四代三公族,清风播人间。

  五月槐花飘香的季节,我们循着有着中国摇滚之称的华阴老腔的声音,来到了秦岭脚下的杨震故里、陕西潼关县安乐镇水峪口杨坡村。

  杨震,字伯起,汉代著名学者,早年热衷教育事业,20岁以后一心一意自费开设学堂教授学生,开始了他的教育生涯。他教学有方,名气大、学生多,被人们称为“关西孔子”。教了30年书的他,对做官没有丝毫兴趣。直到五十岁那年,十分钦慕和敬重他的大将军邓骘,慕名请他出山,到将军幕府中任职,自此杨震才走上仕途,此后屡经升迁,先后担任了荆州刺史、东莱太守,最后官至太尉,掌管国家军事大权。

  杨震在他十多年的仕途生涯中,秉持清廉作风。他不修豪华宅府,常以素菜为食,衣无锦绣,徒步往来。有人劝杨震,为子孙后辈着想,置办一些产业。杨震断然拒绝。在他看来,始终保持清白廉洁的形象和节操,就是他留给后世子孙最好的遗产和家业。杨震一生留下了许多清正廉洁的佳话。而“暮夜却金”的故事最为历代朝野所推崇。

  在调任东莱太守的途中,他的学生、昌邑县令王密亲赴郊外迎接恩师。

  是夜,王密怀揣10斤黄金馈赠给杨震,杨震当即判断出王密已经是一个贪官,瞬间悲从中来。

  被拒绝收礼的王密不甘心地劝说老师:“暮夜无人知晓,更不会影响到老师的人品”。痛彻心扉的杨震发出了那一声振聋发聩、穿越两千多年历史的、令清廉者激奋、贪墨者战栗的怒斥:“天知、神知、我知、子知,何谓无知?”杨震严格自律的君子之风,让王密惭愧而退。“四知拒金”的故事也得以闻名古今,后人因此称杨震为“四知先生”。至今,全国各地及海内外的杨氏祠堂中,以杨震的“四知拒金”典故命名的“四知堂”“清风堂”随处可见。

  江西婺源,朱子故里。

  汪口村是明清时期徽州与饶州之间重要的水运枢纽,商贾云集、船运如梭。

  古村落诸多构成要素,都深深打上了商埠的烙印。自宋大观年间,宋代朝议大夫俞杲迁居汪口村后,经过几百年的耕读并举、儒商结合、繁衍生息, 16世纪俞氏后人跻身徽商的行列。

  “树养人丁水养财”。三百多年来,一代又一代的村民走出汪口,闯荡通都大邑,从事茶、木、粮、棉、布等行业。

  “维桑与梓,必恭敬止”。富裕后的汪口村人,置办田宅、建祠续谱、兴办书院。

  赵杰(江西婺源县电视台记者):在这个村子里,经常看得到,像这样的这些墙角,墙角这里都削下去一块,就是邻里之间啊不要棱角相对,要礼让三分。

  对于那个年代披星戴月、跋山涉水的汪口先民来说,天气的好坏可能是一件生死攸关的大事了。夜观天象,至今留存在生于斯、长于斯的俞保森的记忆里。

  这块小黑板在汪口村的街口已经悬挂了整整40年,天气预报的信息每天都在更新。

  俞保森(江西婺源县汪口村村民):我是想为大家做点事,在家里,退休了以后能够发一点余光吧。

  40年前, 40出头的俞保森开始收听收看江西、安徽、浙江三地的天气预报,结合气象观测后,将信息写在小黑板上,以方便村民们安排生产生活。

  迄今为止,俞保森累计用坏了收音机六台、电视机三台、小黑板七块。准确率极高的讯息几乎从未间断过。在资讯如此发达的当下,这块小黑板前可能已经没有多少人驻足了,然而它一如既往地立在那儿,成为一道不变的风景。

  守望相助,古今相通,公序良俗,绵延至今。

  钱文忠(复旦大学教授):我们的传统文化就像空气一样,是弥漫在我们的生活当中的,我们一张嘴一闭嘴都能呼吸到传统文化。

  家风传承的是一个家族繁衍的精神史,同时也承担着宏大的国家叙事功能。

  中国共产党人,既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也是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继承者和发扬者。老一辈革命家,不仅在血火淬炼中涵养了独具特色的红色家风,并且通过“知行合一”,使红色家风代代相传。

  杨军成(武警同心县中队指导员):我中队是一支流淌着红军血脉的英雄连队,1936年10月成立的陕甘宁省豫海县回民自治政府游击大队是中队的前身,豫海县回民自治政府首任主席马和福,兼任回民游击大队大队长。回民游击大队成立以后,有一大批的游击队员参加了回民游击大队的革命斗争。1937年3月,经三边特委指示,豫旺县并入到环县,回民游击大队随之并入环县游击大队,在时任县委书记习仲勋的领导下,坚持开展革命斗争。

  这支流淌着红军血脉的连队,从建立那天起,就没有离开过这片热土。

  它的建立始于红军西征。1936年6月,西征红军向军阀马鸿逵占据的豫旺堡发起了总攻,不明真相的群众纷纷出逃,而一名叫马和福的回族群众,却停下了脚步,原因是他看到红军对群众秋毫无犯,而且尊重回族群众的风俗习惯,视当地群众为兄弟,被感动的马和福第一个报名参加了农民赤卫队。不久,加入中国共产党,这是马和福革命道路的一个起点。此后,他当选新成立的豫海县回民自治政府主席,并兼任回民游击队大队长。也就是今天武警同心县中队的前身。

  1937年2月,马和福在与国民党军作战中被捕,为了捍卫真理,英勇就义,年仅44岁。

  马和福虽然牺牲了,他的精神却留在了这支英雄连队中。

  武警同心县中队战士点名:现在开始点名,马和福!“到”。

  在马和福的故乡,同心县豫旺镇秋家渠村,这位脸色黝黑庄稼汉,就是马和福的孙子马永红。他却扎根在了这片浸染着先辈鲜血、生他养他的土地上。

  “你爷爷是没地种才参加革命的,如今我们有了地,就要种好它,绝不能辜负你爷爷的遗愿。”正是父亲去世前的这段话,让马永红最终放弃了走出大山的机会。

  马永红(马和福之孙):有时候自己考虑,说是没有遗憾,那都是骗人的,遗憾肯定有,但是反过来再想,我过得并不比别人差,还可以,我自己的生活自己能赶上,何必想那么多呢,如果老前辈要是能想那么多的话,也不会参加革命的。

  江河有源,大树有根。知道从哪里来,才会知道往哪里去。千百年来,家风已成为中国人性情中最特殊的文化记忆。只有“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开拓和挖掘其中最优秀的内涵,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才能确立自己的“国家哲学”,为新时代发展提供不竭精神动力。

  以胸中格局行不言之教,以光明之心开风气之先。

  守望家风,守望人类共有的精神家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