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5版 > 廉政教育 > 案例警示 正文

案例警示

私欲的“奴隶”

——吉林省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李伟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稿件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 2018-05-10 | 打印 | 字号:TT

  李伟,男,1958年出生,吉林省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白山市委原书记。2017年8月,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

  条件优渥 自负其能

  李伟从小生活在省城长春,小学至大学一路顺风顺水。他在19岁时,参加了“文革”后的全国首届高考,以优异成绩被东北师范大学录取,大学期间每月他有18.5元的生活补贴,这在当时能维持他不错的生活。

  大学期间经人介绍,李伟认识了已经步入社会的女青年孙某某,后两人结为夫妻。孙父经商办企业,家族生意越做越大。李伟曾说,1986年他们家的存折上就有200多万元,是名副其实的家财万贯。

  大学毕业后,李伟由大学辅导员做起,39岁就走上副厅级领导岗位;42岁任长春市委常委,成为被广泛看好的“政治明星”。那时的李伟确实不负众望,任长春市分管农业农村工作的副市长时,曾争取到大笔国债资金,培育了大成、德大等一大批农业产业化企业,成为吉林省继汽车产业之后的第二大支柱产业。

  2008年1月,李伟被任命为白山市委书记。最初的一段时间里,李伟踌躇满志、身体力行,提出了绿色转型发展的理念,坚持生态立市、资源富市、产业强市,打资源牌、走特色路,打造起旅游、矿泉水、矿产冶金、新材料、人参特产等全新的产业体系,使白山市的GDP大幅增长,干部职工收入在全省位次靠前。可圈可点的政绩带给李伟的是满满的自信。

  不过,自信和自负仅仅一步之遥。没多久,原本就自觉高人一等的李伟,内心中滋长了更多的看不上、看不惯、看不起。有人提醒他要注意小节、严格自律,他不假思索便劈头盖脸一顿批评、斥责。同事对他的印象非常一致:霸道、强势,不留情面、不分场合、不通情理、不听解释,因为一件小事训斥下属半小时是“标配”。以至于有的同志因为电话里的训斥声不停歇而放下听筒,每隔十分钟八分钟再拿起来,说几声“是、是,您批评得对!”即使是对班子成员,他的态度也好不到哪去。

  他习惯独断专行、我行我素。很快,不同声音被曲意逢迎、高调吹捧取而代之。没人监督、不敢监督、不接受监督才是真正可怕的,一边倒的歌功颂德已使李伟忘乎所以。

  心理失衡 自甘堕落

  李伟婚后几年里,岳父和妻子的生意蒸蒸日上。在物资匮乏的年代,李伟家中绝对称得上丰衣足食。

  而此时的李伟,每月几十元的微薄工资对家庭的贡献简直可以忽略不计。虽然李伟从未表露出内心的不平衡,可是在自己每天下班后,都要做饭哄孩子操持家务,对于一向自负的李伟来讲,心中的隐痛可想而知。

  李伟内心的隐痛不仅如此。当他任地方主要领导后发现,自己一句话或是一个签字,项目就可以落地投产,迅速产生上千万元收益的时候,他的心理再度失衡:自己每月三五千元工资,却天天奔波劳累为他人作嫁衣,图的到底是什么?“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让你赚了那么多钱,分红给我一小部分,天经地义。”

  从心理学角度看,人们刻意表现的,往往都是内心中认为欠缺的。李伟在白山主政期间所表现出的无以复加的强势,现在看来也正是他要迫切消除长期压抑的一个外在表现。而此时,恰逢是想腐的欲望、能腐的条件、敢腐的胆量又都具备了。

  李伟到白山市上任时,在全体干部大会上表态:请大家监督,我的爱人叫孙某某,儿子叫李某,从我到白山任职开始,他们都不会凭借我的权力影响踏进白山所有项目半步!再翻看李伟主政期间在全市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他的表态无一例外,都是义正辞严、振聋发聩:领导干部要当好表率,打造清正廉洁的“金刚不坏之身”!

  而离开会场、离开公众视线,李伟判若两人。

  私欲泛滥 自毁人生

  李伟到任白山8个月时。他收到的第一份礼物竟然是位于海南的一栋别墅。为了掩人耳目,老板还特意送去150万元购房款,再由李伟存到账户上,营造出本人出资购房的假象,以应对可能出现的调查。李伟自认为这个手段够高明,于是放心地打开了物欲的“潘多拉魔盒”。

  贪欲一旦开了口子,就像决堤之水、燎原之火,一发不可收拾。2011年上半年,李伟结识了刑满释放人员赵某。几场精心的围猎下来,李伟已毫无戒心,先后帮赵某拿到了“暖房子”工程、房地产开发工程、市政公用工程等多个项目,赵某获利数千万元。从2011年到2014年,赵某先后送给李伟的妻子30万美金、100万元人民币购车款和6000克黄金。

  随着时间的推移,花花绿绿的钞票已经无法激起李伟更大的兴趣。2012年冬,白山某矿业公司发现一批重要矿种,准备开始大规模探矿。在李伟的帮助下,该公司获得多个探矿权,李伟借机让妻子投资150万元,获得矿业公司部分股份。该公司为得到更大帮助,全额退还其妻子所投资金,并告知股权不变。

  获得经济利益的同时,李伟同样看重政治利益。为了谋求所谓的领导认可和业绩突出,达到职务晋升的目的,他安排某老板花500余万元买了一棵野山参王,准备通过时任省委主要领导送给国家博物馆,既想扩大白山人参文化的影响力,同时也想给领导创造一次露脸的机会。后来种种原因,人参没送成,但人情债却欠下了。那位老板当然不会白掏钱,遂以政府修建垃圾处理厂污染了企业水源地为由找到他,要求政府出资、由企业治理污染,李伟当即拍板,1200万元资金随即从财政账户转移到企业账户,至于是否用于治污已经没人关心了。

  一招不成,李伟再来一招。2011年初,为了拉近和时任省委主要领导的关系,李伟派人专程到云南购买了40多万元的翡翠饰品,还为这位领导和秘书购买了价值10万元的高档西装。

  叫不醒的都是在装睡的人。李伟上任不久就知道市委办公室有个金额不小的“小金库”,他非但不纠正,反而任其存在,得其利、受其惠。吃吃喝喝、迎来送往、旅游观光,甚至家中的取暖费等各种支出都从这里出。这个多达100余万元的“小金库”,让他办了很多不可办、不能办,别人不敢办的事情。

  幡然悔悟 自忏罪过

  2008年至2015年,李伟在这8年间带着自豪自傲之气而至,怀着自私自利而往,由着自甘堕落而终。他从一位被广泛看好的优秀领导干部,蜕变成了遭人唾弃的“独裁者”“阶下囚”。本想在白山松水间施展才华、实现理想的他,将在悔恨中度过漫长的灰暗岁月。

  组织审查期间,李伟曾手捧《党章》反复看、反复读,食不安、寝不眠,几番落泪、几番自责和痛悔,他写下的“忏悔书”必将带给从政者深深的思考:

  “我背叛了曾为之奋斗的理想信念,背叛了党性原则和党的宗旨,信奉‘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唯我主义世界观,崇尚玉盘珍馐、花天酒地、享乐奢靡的人生观,追求金钱至上和拜金主义的价值观。由于理想信念的动摇,党性原则和宗旨观念的丧失,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变异,使我思想和观念的‘总开关’失灵,灵魂也随之扭曲。私欲占据并统治了我的灵魂,我对贪欲有一种强烈的兴趣和偏好,让我的人生轨迹发生逆转,迅速滑向违法犯罪的悬崖深渊。”

  “正可谓‘万恶私为首’,私心是万恶之本,私欲是万恶之源。我让‘私’这个心魔征服和控制,全心全意为‘私’服务,私心、私欲、私利高于一切;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被置于脑后,忘得干干净净,一事当前先为私利打算,完完全全以私利为中心,自己真的成了私心的‘奴隶’、私欲的‘仆人’、利益的‘随从’,完全丧失了共产党员的先进性和党员领导干部的公仆本色,成了人民的罪人。”

  “我没有按照党的纪律要求‘管好配偶、子女和亲属’,对他们的管束失之于松、失之于宽、失之于软,致使他人有机可乘,对我‘围猎’得手。”

  “我是噙着泪水书写下面这段文字的。我是一名有33年党龄的共产党员,跟随党风雨同舟、奋斗拼搏了10940多个日夜,那是何等让人难忘的火红岁月!我永远珍视它,那是我人生永存的光荣和幸福。因为我的违纪违法,为了纯洁党的队伍、保持党的先进性,开除我的党籍是应该的,我无怨但是有悔。我在开除党籍决定书上签字后写下这样几句话当作感怀:签字画押泪流痕,刻骨铭心欲断魂。痛悔凭生留憾事,跪乳反哺报党恩……”

  2018年1月,李伟因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并涉嫌违法犯罪,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违纪所得予以收缴;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笑东 志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