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5版 > 廉政教育 > 廉政艺苑 正文

廉政艺苑

钟 声

稿件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 2018-05-15 | 打印 | 字号:TT

  朋友说,他当年能读完中学,又上大学,全靠给学校敲钟。

  他家穷,父亲早逝,姊妹又多,生活的重担全压在母亲一个人身上。上初中的时候,16岁的他决定辍学回家帮母亲一把,他去找班主任老师说退学。

  老师说:你品学兼优,将来会有出息,辍学太可惜了。

  他说:老师,没办法,我是家里的老大,我不能眼看我妈一个人受苦。

  老师想了想,就带他去找校长。校长听了情况,很同情,而且校长很快就有了一个好主意,说,学校正要雇一个敲钟的人,你干脆就负责给学校敲钟吧。学校每月给你15块钱工资,这样你就能为家里分担很多,还不耽误学习。

  他求之不得!从此他成了学校的敲钟人。

  学校借给了他一块马蹄表,他总是带在身边。按照学校的作息时间表,每天清晨他第一个起床,敲响晨钟;白天,也是他提前几分钟走出教室,敲响下课和上课的钟;晚上,又是他敲响熄灯钟,最后一个摸黑上床休息。他的生命紧紧和马蹄表、钟声联系在了一起。

  学校的那口钟其实是一个炸弹壳,钢质,内空外实,铁锤一击,声音洪亮。每当他站在钟架下面把钟敲响,看着整个校园在钟声里有序运转,他就觉得自己仿佛变成了一个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那份自豪,那份骄傲,充盈了他全身的每一个细胞。

  最叫他激动的是学校给他发了第一个月的工资。15元,那时候对一个学生来说可是一笔巨款。他留下2元钱作为自己的生活费,然后跑到邮局,把另外13元钱寄给了母亲。躺在床上,他想象着母亲接到汇款时惊讶开心的笑容,梦里都笑出了声。

  谁知道几天以后,母亲却跑到学校来找他。那是个星期天,学校不用敲钟。他正在操场上背题,忽然看见母亲急匆匆地向他走来。大热的天,母亲身上的旧衣服被汗水浸透了,脸上、鞋上全都是土。要知道,他家离学校可是有五十多里山路啊!

  妈,您怎么来了?他跑着迎过去。

  母亲喘着粗气说不出话来,一手拖住他,就往没人的地方走。随后,母亲从怀里掏出了那张汇款单,问: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学校给我发的工资啊!他说。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母亲接到汇款后会大老远跑来质问他,他的心里立刻充满了委屈。

  学校还给你发工资?你老实说,这钱是哪里来的?母亲的神情更加紧张,她用力抓住他的胳膊,生怕他跑了似的。

  真的,我给学校敲钟……不信您去问老师,问校长。

  好在校长的家就在校园里,他在前面引路,母亲在后面紧跟,活像是押着一个俘虏。

  见了校长,怀疑很快解除。母亲当时差点给校长跪下,千恩万谢。出了校长家的门,母亲又抓住他的手说:儿啊,妈冤枉你了,你是一个好孩子!母子俩同时流下了眼泪。

  他留母亲吃饭,但是母亲说什么都不肯。母亲从怀里掏出两个番薯说:妈带着这个呢,我要赶紧回去干活呀!只要你的钱是正道来的,妈就放心了。儿啊,你要记住,咱再穷也不能花不明不白的钱……

  母亲空着肚子和他告别,头顶太阳走向山野。

  中学毕业,赶上恢复高考,朋友一举中第。他敲钟几年寄给家里的钱,母亲几乎没怎么动,都攒着,供他读完了大学。

  多年以后,朋友成为一名领导。他勤政为民,两袖清风,政声颇佳。在感慨时他说:每当有诱惑袭来,我的耳边总会响起当年学校的钟声,还有母亲在山路上跋涉的脚步声、叮嘱声……(申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