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纪委监委网站
首页 > 2015版 > 廉政教育 > 以史为鉴 正文

以史为鉴

周恩来与八一建军节庆典

稿件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 2018-08-02 | 打印 | 字号:TT

  

图为1933年红一军团战士剧社合影照。

  1933年8月1日,盛大阅兵典礼在中央苏区首府江西瑞金举行,这是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次庆祝自己的建军节,此次阅兵开创了人民军队建军节阅兵之先河。为了举办好这次庆典,时任红军总政委兼第一方面军总政委的周恩来,付出了大量心血,在八一建军节历史上挥写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八一建军节的来历

  “南昌起义诞新军,喜庆工农始有兵。”1927年8月1日,周恩来领导发动了震惊中外的南昌起义,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从此诞生。但在南昌起义后的相当一段时间内,人们还没有意识到其标志性意义。1928年6月—7月召开的中共六大,认为1927年的广州暴动是中国苏维埃革命阶段的开始,并正式决定“广州暴动日”(12月11日)为一个固定的纪念日。1929年资本主义世界爆发了严重经济危机。共产国际认为,这一经济危机必然会演变为新的帝国主义战争。于是,共产国际决定8月1日,号召全世界无产阶级与被压迫民族动员起来,一致反对帝国主义战争。1929年7月27日,中共中央响应共产国际号召,发表了《中国共产党为八一国际赤色日宣言》,呼吁8月1日举行反帝示威活动。根据共产国际的决定,中共中央把每年8月1日定为“八一国际赤色日”,亦称作“八一反战日”或“八一反帝战争日”。因而在1933年前,“八一”并没有被作为人民军队的建军节,只是被确定为“反帝战争日”来纪念。

  1933年6月23日,中共临时中央作出了《关于“八一反帝战争日”决议》,指出:“今年‘八一反战日’适为红军成立纪念。应向广大群众指出,只有中国的工农红军才是中国劳苦群众的唯一的救星,并发动白区群众庆祝红军的胜利……”这是中共中央首次明确“八一”作为红军成立纪念日。6月30日,中革军委发布《关于决定“八一”为中国工农红军成立纪念日》的命令,指出:“一九二七年八月一日发生了无产阶级政党——共产党领导的南昌暴动,这一暴动是反帝的土地革命的开始,是英勇的工农红军的来源。”同年7月11日,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人民委员会召开第45次会议,决定以每年8月1日作为中国红军纪念日。同日,以毛泽东为主席的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批准了这一决定。

  自1933年起,南昌起义日——8月1日,才被确定为中国工农红军成立纪念日,成为了人民军队的建军节。7月16日,红军总司令兼第一方面军总司令朱德与红军总政委兼第一方面军总政委周恩来联署发布了《关于“八一”纪念活动办法》的命令,决定“八一”建军节举行阅兵、授奖章、授旗、运动会、文艺汇演等活动。

  参加阅兵大典

  1933年8月1日,红一方面军总部在瑞金举行了盛大阅兵典礼。为迷惑敌人,阅兵组织者在距瑞金40公里的福建长汀设置了假阅兵场。凌晨3点多,几千个火把将阅兵场照得通亮。受阅队伍发挥夜行军的特长,从四面八方迅速抵达指定地点。这次阅兵首长除朱德和周恩来外,还设有陪阅首长,包括红军总参谋长刘伯承、总政治部主任王稼祥和红一方面军参谋长叶剑英、政治部主任杨尚昆等。

  凌晨4点许,阅兵仪式拉开序幕。受阅部队来自4个有代表性的步兵团和方面军直属队:由原红3军一部编成的代表“继续井冈山的精神”的红1军团第1师第2团;由原红4军一部编成的代表“发扬南昌暴动的精神”的红1军团第2师第5团;由原宁都起义部队一部编成的代表“发扬宁都暴动的精神”的红5军团第13师第37团;由原江西博生县等各县地方武装一部编成的代表“光荣的博生模范师”的红14师第40团,以及代表“常胜的红一方面军”的直属队。阅兵指挥员由红1军团第2师师长徐彦刚担任。

  阅兵式分为五个步骤。第一步是首长检阅。受阅部队按指定位置以团、营、连序列列队,朱德、周恩来等阅兵首长与陪阅首长入场,军乐团奏迎宾曲,官兵立正持枪行注目礼。第二步是宣誓。朱德上宣誓台领颂,全体官兵跟颂誓词:“我们是工农的儿子,自愿来当红军,完成苏维埃给我们的光荣的任务,为着工农解放奋斗到底……”第三步是授奖章。阅兵首长上阅兵主席台与党政首长会合,受奖人员入场。中革军委代主席项英宣读授奖令。鉴于对领导南昌起义和创建红军、指挥作战所建立的特殊功勋,周恩来被授予编号为9号的一等红星奖章。1959年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建成后,周恩来将其珍藏26年的一等红星奖章捐赠给了军事博物馆。第四步是授军旗。授旗仪式由周恩来主持,他把军旗授予4个受阅团,各团旗手接旗,团长、政治委员护旗。第五步是阅兵分列式。阅兵指挥员徐彦刚向朱德请示后,下达“举行分列式”命令,受阅部队以连为方队,迈着整齐步伐,高呼“发扬南昌暴动精神”“为苏维埃政权而奋斗!”等口号,威武雄壮地通过阅兵台,接受总司令和总政委的检阅。这次阅兵,成为了我军阅兵的奠基之作。

  出席赤色体育运动大会

  为隆重庆祝八一建军节,红一方面军还举行了首届赤色体育运动大会。运动会场选在远离首府瑞金、地处中央苏区北大门永丰县中心的藤田。藤田,人口繁密、地势平坦、物产丰富,是开展体育竞赛的好地方。周恩来曾带领工作人员骑马赶到藤田,亲自指挥和检查各项准备工作。红军此前打下福建漳州时,缴到敌人大批体育用品,这次都带到藤田来使用。因体育器材十分奇缺,红军体育健儿还利用木材、毛竹等材料自制了不少体育器材。红军总政治部根据各地举办运动会的预赛情况,结合红军主力反击敌人新的“围剿”之需,经周恩来和朱德研究,产生并批准了6个参加本届体育运动大会的决胜单位:红1军团第1师第1团、红1军团第2师第4团、红1军团第2师第5团、红5军团第13师第37团、江西永丰独立团、江西永丰县龙冈独立营等,参赛选手共6000多名。

  8月6日傍晚6时,运动会正式开幕。周恩来代表中革军委对红一方面军首届运动大会表示热烈祝贺。开幕式上,周恩来首先肯定了中央苏区取得了一至四次反‘围剿’的伟大胜利,苏区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进而他指出,这得力于红军宝贵的精神力量——坚定信念、勇往直前的精神,英勇奋战、夺取胜利的精神和吃苦耐劳、百折不挠的精神。他意味深长地说:“我们这支从井冈山下来的红军,本身就是一块铁,经过赣南闽西5年艰苦奋斗,这块铁在斗争‘熔炉’里冶炼得更加坚硬。但是如不更高地增强素质,再好的铁也会生锈,所以要经常‘淬火’。今天在藤田举行的首届赤色体育运动大会,就是要很好地检阅部队的政治素质和军事战斗力,这对动员全军粉碎敌人新的‘围剿’,保卫红色根据地,有着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红色运动员聆听了讲话,无不欢欣鼓舞。

  从8月7日早上起,竞赛活动开始,活动涵盖军事、政治、文化、体育4大方面30余项。军事类设攻防演习、实弹射击、刺枪、班排动作等;政治类设政治演讲、墙报宣传等;文化类设算数、识字、猜谜语、成语填句、杂技等;体育类设篮球、足球、乒乓球、跳远、跳高、赛跑、单杠、高低杠、双杠、翻越障碍等。

  正当各项比赛如火如荼开展时,红军情报部门获悉国民党正加紧部署第五次“围剿”。红军总政治部决定,首届赤色体育运动大会提前闭幕。经过8天紧张激烈角逐,8月14日傍晚,举行闭幕式和授奖仪式,朱德主持闭幕大会。由评判组评出各项比赛优胜单位,其中,红1军团2师5团荣获第一名,被授予“模范工作红五团”光荣称号。朱德与周恩来向获奖者颁发了奖旗、奖章和奖品。接着,周恩来发表了重要讲话,他强调说:“革命赋予我们的重要责任是,面对强大敌人,我们要在增强红军素质的大道上迅跑,以较快的速度,提高我军战胜敌人的作战能力。这次运动会就是本着这一目的举办的。时间不算长,但开得很成功!”他高度评价说,我们举办运动会是将政治、军事、体育、文化糅合在一起,全面提高红军素质,这就是我们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特色,现已成为中国兵文化和体育史上的奇特景观。

  亲自审定话剧《杀上庐山》

  1933年7月30日至8月8日,举行了盛大的庆祝八一文艺会演。周恩来非常重视话剧艺术的号角作用。长期奋战在隐蔽战线上的杰出战士胡底,极富创作天赋,写出具有很强现实教育意义的剧本《杀上庐山》,周恩来亲自审定剧本并予以指导。在周恩来等首长的领导和关怀下,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军团还成立了战士剧社,排演了大型话剧《杀上庐山》。话剧《杀上庐山》 的演职员阵容颇为壮观,李克农、胡底、李伯钊、钱壮飞任编剧;罗瑞卿任导演;钱壮飞饰剧中人物蒋介石,童小鹏饰宋美龄,聂荣臻饰宋子文,李卓然饰德国顾问塞克特;其他主要演员,几乎都是后来赫赫有名的红军将领。

  话剧《杀上庐山》在庆祝八一文艺汇演现场富有艺术感染力和张力的表演赢得了广大群众和部队官兵的喜爱和欢迎,鼓舞了士气,这也是中国军旅话剧第一次以成熟的作品走上舞台。中央苏区戏剧主要领导人、曾任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教育部艺术局局长李伯钊曾回忆说:“在苏区曾举行八一阅兵,记得许多领导人都上台演戏,聂荣臻、罗瑞卿、李卓然、朱瑞、黄镇等同志都上台了。罗瑞卿同志当时扮演给红军叩头的地主分子,常常叩得额上起个大包。他们这些老同志演戏很认真,都是文艺的主人。”《杀上庐山》与四幕话剧 《南昌暴动》(又称《八一》)一起,成为此次八一文艺汇演的压轴戏。这次八一文艺汇演是人民军队文艺史上第一次重大文艺活动。(作者:戴和杰 何剑芳 单位:江西省南昌市纪委监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