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5版 > 探讨交流 > 海外观察 正文

海外观察

阿根廷前总统陷“亲信门”被指利益输送

稿件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 2017-03-16 | 打印 | 字号:TT

  对她的“政治迫害”。然而,她所领导政府的几名部长级官员相继在任内及离任后因涉腐而遭调查,罪名包括侵吞公款、受贿和洗钱等。这种情况令人质疑克里斯蒂娜能否“出淤泥而不染”。

  前“第一家庭”暴富 

  阿根廷检方指认克里斯蒂娜的罪名包括与商人非法勾结、管理不善等。与她被控相同罪名的还有前公共工程部副部长何塞·洛佩斯,前联邦计划、公共投资和服务部长胡利奥·德比多。

  一名联邦法官去年12月27日裁定,冻结克里斯蒂娜名下超过6亿美元资产。

  建筑商人巴埃斯是奥斯特拉尔集团老板,自去年4月在监狱服刑,据信与克里斯蒂娜及其已故丈夫、前总统内斯托尔·基什内尔关系密切。

  按检方说法,巴埃斯的资产在基什内尔和克里斯蒂娜先后任总统的12年内大幅增长。2003年5月至2015年12月,巴埃斯旗下企业得到南部圣克鲁斯省52份政府合同,涉及基础设施等项目,总价值29亿美元。值得一提的是,平均每份合同的价格比政府相关预算高15%。

  捞到好处后,巴埃斯据信以租用基什内尔家族酒店客房的方式予以“回报”,这些酒店也位于圣克鲁斯省内。有媒体报道称,基什内尔家族酒店客房通常无人居住,外界怀疑这是巴埃斯假借租房之名帮助基什内尔家族洗钱。

  此外,证人莱昂纳多·法里尼亚曾交待,他是巴埃斯的商业合伙人并曾参与为基什内尔夫妇洗钱数百万美元。

  其实,有关基什内尔夫妇涉嫌非法致富和洗钱的说法早在几年前就已出现,只不过当时因证据不足而没有立案调查。

  阿根廷反对党“公民联盟”议员2008年指出,“第一家庭”的资产增长速度惊人,难以用正常理由解释。克里斯蒂娜和基什内尔随后曾在财产申报中说,他们2008年出售了在圣克鲁斯省的16处不动产,因此获利丰厚。此外,其他家庭成员经营的旅馆等业务也带来了额外收入。但反对党议员认为,克里斯蒂娜和基什内尔涉及的土地交易并不明朗,不排除内幕交易和洗钱的可能性。

  前总统否认罪名 

  针对利益输送罪名,克里斯蒂娜去年12月27日经由微博予以否认,称这是现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对她的“政治迫害”。

  她先前在预审听证会上称,自己既不是巴埃斯的朋友,也不是他的同伙。

  克里斯蒂娜2007年至2015年12月任阿根廷总统,卸任后不再享有司法豁免权。

  这不是她第一次因牵涉政府合同而被调查。警方去年6月30日突击搜查她名下三处房产,为调查她在任内涉嫌的腐败行为搜集证据。这三处房产位于阿根廷南部巴塔哥尼亚地区的不同地点。

  另据阿根廷美洲通讯社报道,司法部门当时怀疑克里斯蒂娜在连续两届总统任期内利用家族房地产企业洛斯绍塞斯公司非法致富。这家企业由她丈夫基什内尔设立,克里斯蒂娜现任公司老板。一名议员指控克里斯蒂娜和基什内尔以洛斯绍塞斯公司为掩护,从获得政府合同的招标商那里收取巨额“回扣”。

  此外,去年5月,克里斯蒂娜因前政府“涉嫌低价出售美元期货合约”案受到指控,名下100万美元资产被冻结。同案被告包括前央行行长亚历杭德罗·瓦诺利和前经济部长阿克塞尔·基西略夫。

  法院文件显示,2015年下半年,克里斯蒂娜政府以“低于市价”的价格抛售美元期货合约,导致国库蒙受至少50亿美元损失。

  属下频频涉腐 

  此前,克里斯蒂娜政府多名官员卷入腐败丑闻,最臭名昭著的当属前公共工程部副部长洛佩斯。洛佩斯曾试图在布宜诺斯艾利斯附近一座修道院藏匿数百万美元现金,却遭“群众举报”,被抓现行,迄今仍受拘押。

  阿根廷媒体报道,去年6月14日一早,住在修道院旁边的一户人家报警说,看到一名男子往修道院院子里扔了好几个包裹。警方随后赶到并以涉嫌持枪罪名逮捕洛佩斯,洛佩斯当时持有一把小口径步枪。然而令人惊讶的是,洛佩斯试图藏匿的包裹里共有160多个小口袋,里面装有大量现金和数块名表。警方还在修道院的厨房和一辆小汽车后备箱里发现了一些已经被转移的现金。

  警方最终在这座距离首都市区55公里的修道院内发现了700多万美元可疑巨款。布宜诺斯艾利斯省安全部长克里斯蒂安·里通多说,洛佩斯被捕时还试图贿赂警方。

  阿根廷内阁首席部长马科斯·佩纳在评价这件事时说:“这几乎是电影情节。我们很震惊,因为这次抓捕的不是一个低级官员,他曾负责公共事务。这一领域备受质疑,也滋生许多腐败问题。”

  洛佩斯并不是克里斯蒂娜政府首名涉腐官员。2012年,时任副总统阿马多·布杜被怀疑先前在担任经济部长期间利用个人影响力帮助一家印刷企业避免破产,并助其获得印刷纸币的定单,而布杜则从这家企业老板那里获得经济收益。

  2015年10月,交通部前秘书里卡多·海梅承认受贿罪名。他曾于2003年至2009年出任此职,承认自己在任职期间收受了所监管交通企业的贿赂。在调查过程中,海梅还供认,基什内尔夫妇和一名前交通部长曾指使下属从西班牙和葡萄牙购买已经不能使用的列车车厢和机车头。

  去年12月,退役将军塞萨尔·米拉尼被控非法致富。米拉尼2013年至2015年任阿根廷武装部队总参谋长,被认为与克里斯蒂娜关系密切。

  米拉尼酷爱豪车,也因其腐化的生活作风被检方盯上,被查出有来历不明的收入。检方在一份声明中说:“米拉尼无法说明他2010年6月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一处高端住宅区购买房产所用资金的来源。这笔钱中至少有一半来历不明。”

  此外,克里斯蒂娜政府的内阁首席部长阿尼瓦尔·费尔南德斯曾因涉嫌运营一个走私麻黄碱的犯罪团伙而受调查。

  腐败毒瘤难除 

  克里斯蒂娜口才出众,举止优雅,在阿根廷国内享有较高人气。她2007年12月接替丈夫出任阿根廷总统,与基什内尔是国际政坛少有的“夫妻总统”,而这次她涉腐被调查的消息也令舆论界为之震惊。

  阿根廷专门研究腐败的法律学者纳塔利娅·沃洛新说:“阿根廷政治权力和经济权力的产生方式给腐败滋生提供了温床——私人领域高度依赖政府取得合同并接受政府监管,而政客们又恰恰需要私人资金购买权力。”

  在阿根廷,权力腐败是困扰这个南美国家多年的顽疾。前总统卡洛斯退休后腐败官司缠身,罪名包括在任期间组织走私武器、非法出售国有地产等。

  官方数据显示,1989年至1999年卡洛斯执政期间,被检举涉贪腐省部级官员逾60人。2000年到2005年,阿根廷反腐败办公室累计受理1401件贪腐案件,大多发生于卡洛斯执政期间,案件数量和涉及官员人数之多令人吃惊。

  1999年,阿根廷反腐败办公室成立。该机构在全国范围内展开调研,梳理体制和监管层面的漏洞。

  此外,阿根廷立法部门还不断推动腐败预防立法,例如通过出台《政府采购制度法》《公共工程法》等完善政府采购制度,通过出台《政党筹资法》《政治游说法》等规范竞选活动,通过《联邦公共就业法律规范框架法》等法规以预防裙带关系。

  如今,阿根廷举国上下已就反腐达成普遍共识,腐败蔓延势头有所减弱。现任总统马克里上台前承诺,反腐是他任期内重要任务。他曾表示,将保证司法机构独立行使司法调查权,让政府置于司法部门监督之下,杜绝官员腐败行为,对旧案也将继续调查清楚。

  不过,媒体去年8月一篇评论文章指出,尽管如今阿根廷检察官和法官都在推进有关政府高官涉腐的案件,不少阿根廷人仍质疑腐败毒瘤能否被剔除。文章举例说,阿根廷能源和矿业部长阿朗古伦先前被曝持有壳牌石油公司价值超过100万美元的股份,被外界怀疑有利益冲突之嫌。

  迫于反腐败办公室和反对党的压力,阿朗古伦去年9月将这部分股份出售。阿根廷政府当时还决定,所有涉及壳牌石油公司在阿根廷运作的决策都将不再由阿朗古伦作出,转交他人。(特约记者 杜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