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5版 > 探讨交流 > 海外观察 正文

海外观察

墨西哥新当选总统承诺——上任后将打击腐败 终结“权力黑手党”

稿件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 2018-07-30 | 打印 | 字号:TT

  墨西哥国家选举委员会日前证实,左翼候选人、现年64岁的洛佩斯当选新一届总统。竞选期间,洛佩斯主张打击腐败、消除社会不平等,发誓终结“权力黑手党”。

  洛佩斯将于今年12月就职。他承诺上任后打响反腐战,称无论是敌是友,将对涉腐者“一视同仁”。但分析人士指出,洛佩斯能否将有关肃贪的豪言壮语转化为实际行动并且取得成效令人拭目以待。

  地方频现“大老虎”

  在墨西哥,从地方警察到政府官员、从办理证件到开办企业、土地使用,收受贿赂是极为普遍的现象。滥用职权、贪污腐败等丑闻一直困扰墨西哥政府。

  一家国际腐败监督机构公布的2017年全球清廉指数显示,墨西哥在180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135位。世界银行去年一份报告显示,腐败的成本占墨西哥国内生产总值的9%。

  因腐败猖獗,帮派暴力不断,现任总统、革命制度党人涅托民意支持率一再创下新低,成为21世纪最不受欢迎的墨西哥总统。

  执政党革命制度党过去两年加大对贪腐官员的打击力度,同时加紧追捕外逃贪官步伐,多名该党地方政府“大老虎”在墨西哥国内和海外落网。

  去年4月,意大利执法人员在佛罗伦萨抓获潜逃5年之久的墨西哥塔毛利帕斯州前州长亚林顿。去年6月,金塔纳罗奥州前州长博尔赫在巴拿马被捕。去年7月,墨西哥政府从危地马拉引渡韦拉克鲁斯州前州长哈维尔。

  去年10月,在亚林顿之后继任塔州州长的埃尔南德斯在州首府维多利亚城被捕。埃尔南德斯受控滥用公款、用非法资金购地等罪名。

  埃尔南德斯2005年至2010年担任塔州州长。该州与美国得克萨斯州接壤。

  墨西哥检方指控,埃尔南德斯2007年用1600万墨西哥比索(约合575万元人民币)在塔州港口城市阿尔塔米拉买下一块1600公顷的国有土地,而当时那块土地市价大约10亿墨西哥比索(约合3.59亿元人民币)。

  除受本国检方指控,埃尔南德斯还被美国方面指控参与和毒品活动有关的洗钱。

  今年1月,金塔纳罗奥州前州长博尔赫被引渡回墨西哥。博尔赫现年38岁,2011年至2016年担任州长,涉嫌违法在该州以1%市价出售政府名下地产。联邦司法机关以腐败、滥用职权和洗钱等罪名对他提起诉讼。

  博尔赫去年6月4日试图从巴拿马逃至法国,准备在巴拿马机场登机飞往巴黎时被捕。引渡他的过程颇费周折。巴拿马最高法院去年12月驳回他以健康不佳为由试图拖延引渡的上诉请求,巴政府于当月14日批准将他引渡回墨。

  北部奇瓦瓦州政府今年2月证实,已没收涉嫌腐败外逃的前州长塞萨尔名下4座农场以及农场内多种外国动物和本应发给农民的牛。

  那4座农场面积合计大约2344公顷,由塞萨尔在2010年至2016年任州长期间占有。调查人员在那里发现北美野牛、美洲驼和野猪等来源于其他国家的动物。

  农场还有450头牛,其中一些系塞萨尔私自侵占。美联社报道,墨西哥政府先前从新西兰进口一批牛,意欲分给贫困农民。塞萨尔把一些牛据为己有,被媒体称为“盗牛贼”。

  塞萨尔生活奢靡,被指周末动用公务直升机,载亲朋好友飞农场一游。他涉嫌任职州长期间贪污公款7900万墨西哥比索(约合2668万元人民币)。

  他去年3月潜逃海外以来,检方已没收他在奇瓦瓦州非法占有的20处房地产,面积合计4000多公顷。

  另外,塞萨尔涉嫌2016年非法挪用州财政资金,用于资助他所属革命制度党的竞选活动。

  肃贪不分敌友

  正因革命制度党屡次曝光腐败丑闻,此次墨西哥选举中,选民重点关注反腐话题。分析人士指出,当选总统洛佩斯提出的反腐等竞选主张契合选民心理,这是他获胜的主要原因之一。

  就对内政策,洛佩斯主张打击腐败、消除社会不平等,发誓终结“权力黑手党”。他曾说,如果当选总统,就职后不会容忍“把犯罪分子搂在怀里”的政客,不允许公职人员把职位视为暴富的金钥匙。

  在西北边境城市蒂华纳投票的29岁工程师何塞·塞拉诺·马丁内斯说,之所以投票给洛佩斯是因为他认为,洛佩斯“没有牵涉任何腐败行为”。

  7月1日在投票站门口等待投票的公务员埃韦琳·科雷拉说,她支持洛佩斯,因为受够了墨西哥政治精英们的贪腐和无耻,“这些人知道自己不会有事,被抓的少数人只是替罪羊”。她希望洛佩斯是“不一样”的总统。

  胜选结果产生后,洛佩斯告诉媒体记者,腐败是导致墨西哥不平等和暴力活动猖獗多年的“罪魁祸首”。在反腐行动中,他将不分敌友。“任何腐败者都将受处罚,包括同志、朋友和家人。”

  洛佩斯说,他将在总统任期的第三年、即任期过半时举行公投,让墨西哥人决定他是否有资格完成后一半总统任期。“正如民众有权选我(出任总统)一样,他们也有权让我离开,但我确信自己会成功,会用事实说话。”

  智库“墨西哥评估”主管埃德娜·海梅认为,洛佩斯当选总统,反映了墨西哥民众对腐败和滥用权力等现象的厌倦心理。大批选民对近几届政府失望,认为洛佩斯提出的一系列举措敢于“叫板”传统政治势力。

  只是,也有分析人士担忧这位定于年底上任的总统能否有效实践反腐诺言。墨西哥学者何塞·安赫尔·加西亚说,洛佩斯表明了反腐决心,却没有提供具体方案。

  “在竞选过程中,洛佩斯成功地将民众情绪集中在对革命制度党反腐不力议题上,也提出了肃贪的竞选口号。但他或他的竞选团队都没有提供明确的肃贪路线,”加西亚说,例如要求政府采购过程透明等。

  美国得克萨斯州大学达拉斯校区“美国-拉丁美洲计划中心”高级顾问鲁道夫·埃尔南德斯·格雷罗说,腐败问题在墨西哥根深蒂固,洛佩斯的反腐计划恐怕难以取得成效。

  “对洛佩斯及其内阁或政府而言,想要真正清除腐败绝非易事,那是非常复杂的过程。腐败已经成为墨西哥的政坛日常,是政治进程和政治决策的一部分。”

  或许是为了打消外界疑虑,洛佩斯近日公布了新政府的工作纲领,包括在议会推动修改法律,要求在任总统可以因腐败和选举舞弊罪名接受审理,增加这两类罪行的刑期。

  他还承诺上任后不住总统府、不使用专机,把总统薪水减半。

  竞选“状况频出”

  墨西哥选举法要求,公共职位候选人的竞选资金不得依赖私人捐赠。2007年,时任墨西哥政府强化选举资助法,2014年一场司法改革要求增加接受竞选资助的透明度,规定重罚违规候选人。

  本届选举中,三名主要的总统候选人均宣称,没有直接从私人手中拿一比索的竞选捐款。

  但一些非政府组织对这一说法表示怀疑。2016年,一名巴西石油公司腐败案嫌疑人告诉巴西检察官,为在墨西哥获得公共工程合同,他们曾向现任总统涅托的一名高级竞选官员提供数百万美元资助。

  涅托多次否认接受上述私人捐赠。去年,墨西哥总检察长办公室说,他们将调查这一嫌疑。

  墨西哥全国选举协会近期裁定,独立候选人海梅·罗德里格斯需缴纳罚款73.9万墨西哥比索(约合25.2万元人民币),原因是他所得810万墨西哥比索(约合276.2万元人民币)竞选资金全部来自私人捐款。罗德里格斯否认这一指控。

  7月选举除了选出总统外,还产生了大批联邦和地方议员以及部分地方行政长官。

  这次选举中,尽管选民颇为关心暴力和腐败议题,但一些腐败嫌疑人和有前科的人参与竞选令人啼笑皆非:哈利斯科州州长候选人名单中包括被美国政府调查贩毒罪名的卡洛斯·洛梅。

  2015年因滥用职权、敲诈等罪名入狱的恰帕斯州一镇镇长埃诺克·迪亚斯也参与竞选。对于犯罪过往,他轻描淡写地说:“是人都会犯错”。

  因涉嫌谋杀而于5月起受拘押的弗朗西斯科·洛佩斯坚持“狱中竞选”,并最终当选塔毛利帕斯州圣卡洛斯市市长。他所属的革命制度党塔州分支领导人塞尔希奥·瓜哈尔多称,这一党派支持弗朗西斯科·洛佩斯参选。(特约记者 陆致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