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5版 > 探讨交流 > 海外观察 正文

海外观察

索贿受贿成性?拉脱维亚央行行长遭公诉

稿件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 2018-09-04 | 打印 | 字号:TT

  波罗的海国家拉脱维亚检方近日指控中央银行行长伊尔马斯·里姆塞维奇斯受贿。他面临辞职或被革职前景。

  里姆塞维奇斯今年2月因为涉嫌贪腐而遭拘捕,交保获释。他是拉脱维亚金融界叱咤风云的人物,还是欧洲金融界最高权力机构欧洲央行的管理委员会成员,却屡遭民营银行指认受贿。

  索贿不成便报复 

  里姆塞维奇斯现年52岁。拉脱维亚独立第二年,即1992年,留美归国的他成为新成立央行主席,当时只有27岁。2001年,他升任央行行长,留任至今。拉脱维亚2014年加入欧元区后,他进入欧洲权力最大金融机构欧洲央行的管理委员会。

  2月17日,这名位高权重的金融大佬遭拉脱维亚预防和打击腐败局拘捕,当天问话到深夜。按照拉脱维亚法律,警方羁押嫌疑人不得超过48小时,期满后当事人或交保获释,或予正式起诉批捕。里姆塞维奇斯两天后交保获释。他的律师召开新闻发布会,代表他否认相关指控。

  指控里姆塞维奇斯的是一家民营银行诺维克银行。该行董事长格里戈里·古塞尔尼科夫指认,里姆塞维奇斯多次勒索他,索贿不成就打击报复。

  古塞尔尼科夫说,经一名中间人引荐,他结识了里姆塞维奇斯。这名央行行长后来让中间人出面,向他索要每月10万欧元(约合79.5万元人民币)“孝敬钱”,称“其他小银行也照这个规矩合作”。古塞尔尼科夫没有给钱,上级监管部门便隔三岔五针对他的银行找茬。

  古塞尔尼科夫称,他曾与里姆塞维奇斯多次面谈。为避人耳目,里姆塞维奇斯经常约在“被清场”的餐馆或荒郊野外见面。

  古塞尔尼科夫告诉媒体记者:“这场噩梦已经困扰我多年。想要保全名誉,又不想陷入这种肮脏的环境,你不知道该怎么做。这就是我最终决定走法律程序公之于众的原因。我可以失去银行和金钱,但永远没办法同流合污。”

  央行行长索贿丑闻曝光后,拉脱维亚总统、总理和财政部长均呼吁里姆塞维奇斯辞去职务。里姆塞维奇斯表示,他不会辞职,坚称清白。他坚称因为职务关系,自己成为一些银行的攻击目标,还曾收到死亡威胁。

  根据相关规定,拉脱维亚央行独立于政府,政府无权解职央行行长,除非此人主动请辞或被法院裁定触犯法律。媒体推测,有关迫使里姆塞维奇斯去职的僵局恐怕会持续至他本届任期结束,即2019年底。

   检方正式起诉 

  检察官维奥丽卡·基尔詹娜6月29日正式以受贿罪名起诉里姆塞维奇斯。只不过,相关罪名涉及另外一家民营银行。

  基尔詹娜告诉媒体记者,2010年至2012年,里姆塞维奇斯多次收受特拉斯塔商业银行两名股东贿赂。这家银行当时正因涉嫌洗钱而遭拉脱维亚金融和资本市场委员会调查,经营前景堪忧。

  2010年,其中一名股东为里姆塞维奇斯赴俄罗斯堪察加的一次垂钓旅行埋单。为回报这一好处,里姆塞维奇斯帮特拉斯塔商业银行代表准备如何接受金融和资本市场委员会质询。

  2012年,这两名行贿者提出向里姆塞维奇斯行贿50万欧元(约合397.6万元人民币),以换取金融和资本市场委员会“轻判”特拉斯塔商业银行。

  “他们同意分两次支付贿款,其中一半在委员会作出裁定前支付,另一半则事后付款。”基尔詹娜说。

  作为拉脱维亚央行行长,里姆塞维奇斯有权参加金融和资本市场委员会的会议,也有权推荐该委员会主席人选。

  经过调查,金融和资本市场委员会最终作出不利于特拉斯塔商业银行的裁定,两名行贿人随即拒绝向里姆塞维奇斯支付“尾款”。2016年,特拉斯塔商业银行倒闭。

  今年早些时候,两名行贿者向拉脱维亚预防和打击腐败局举报里姆塞维奇斯,递交相关证据。6月中旬,预防和打击腐败局向检方移交这一案件,建议检方起诉里姆塞维奇斯。

  基尔詹娜说,商人马里斯·马丁松涉嫌充当里姆塞维奇斯和特拉斯塔商业银行股东间的中间人,据信收取了10%的“佣金”,因而同样遭受指控。一旦被裁定有罪,里姆塞维奇斯和马丁松将各自获刑最多11年监禁。

  预防和打击腐败局据信仍在调查里姆塞维奇斯向诺维克银行董事长古塞尔尼科夫索贿的嫌疑。

  暂不清楚里姆塞维奇斯受贿案将审理多久。但拉脱维亚检方发言人艾佳·埃杜卡7月31日告诉法新社记者:“他今年因受贿案受到法庭审理的可能性非常小。”

  改革金融体系 

  拉脱维亚第三大银行ABLV几个月前被美国财政部下令“封杀”,原因据称是这家银行违反美国的制裁禁令,为被制裁国政府在海外洗钱。美方认为,为实施洗钱阴谋,这家银行贿赂了拉脱维亚高层人士。此外,民营银行家古塞尔尼科夫先前宣称,里姆塞维奇斯要求他替人洗钱。外界因而猜测,里姆塞维奇斯可能与此事难逃干系。

  但预防和打击腐败局澄清,对央行行长的调查与美国政府指认拉脱维亚银行涉嫌“洗钱”一案无关。

  这一风波曝光后,ABLV银行出现“挤兑潮”。短短几天,储户取走6亿欧元(约合47.7亿元人民币)现金,占银行存款的将近四分之一。欧洲央行向这家银行出台惩罚措施,停止一切支付。

  3月下旬,拉脱维亚总理马里斯·库钦斯基斯承诺改革这一波罗的海国家的银行系统,以防金融机构协助空壳公司洗钱。金融和资本市场委员会主席彼得里斯·普特宁什承诺,改革会“迅速”。

  拉脱维亚现如今已经禁止银行向空壳公司借贷,还承诺将外国人持有的银行账户削减一半。据媒体报道,现阶段外国人所持银行账户数量占拉脱维亚银行账户总量的近四成。

  近年来,拉脱维亚金融体系不时曝出丑闻,包括一家私人银行2015年协助不法分子处理从摩尔多瓦金融系统盗取的大笔资金并因此被罚220万美元,还有一家银行被曝光协助一家北欧电信企业处理行贿资金。

  另据路透社报道,多家拉脱维亚银行去年被查出为美国和欧洲联盟制裁名单上的国家洗钱,案情最严重的两家银行被罚款超过280万欧元(约合2226.8万元人民币)。

  肃贪不懈努力 

  一家国际腐败监督机构评出的2017年全球清廉指数中,拉脱维亚排名不及另外两个波罗的海国家爱沙尼亚和立陶宛。

  拉脱维亚国家通讯社报道,今年4月,拉脱维亚首都里加一家法院判处拉脱维亚电力公司前任和在任高管腐败罪名成立,判处期限不等的监禁处罚。

  法庭文件显示,2007年8月至2010年6月间,一家瑞典企业为得到拉脱维亚电力公司的一处水电站和一处火力发电站的工程订单,累计向拉脱维亚电力公司时任高管行贿超过62万欧元(约合493万元人民币)。

  拉脱维亚电力公司前任副总裁艾加尔斯·梅尔科获刑4年半监禁,在任技术主管古纳尔斯·茨韦特科夫获刑3年半监禁。

  里加法院推翻了2016年这一案件的一审判决结果,当时梅尔科被判有罪,但仅被处以罚款,茨韦特科夫获判无罪。

  拉脱维亚国家通讯社7月报道,拉脱维亚议员克拉芬斯是一桩刑事案件嫌疑人,涉嫌滥用职权。

  另有媒体报道,克拉芬斯据信在当选议员后,为了获得更多议员交通补助,将自己的官方申报住址由首都里加改为利耶帕亚,交通补助由此涨至以往的五六倍。

  6月,议会批准司法部门搜查他的住宅和车辆。当月早些时候,预防和打击腐败局多次寻求质询他,但屡遭拒绝。克拉芬斯坚称清白,认定自己按规定领取交通补助的做法“没毛病”。(特约记者 陆致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