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纪委监委网站
首页 > 2015版 > 探讨交流 > 海外观察 正文

海外观察

美公器私用丑闻再现 紧急措施署主管颜面扫地

稿件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 2018-12-06 | 打印 | 字号:TT

  飓风“弗洛伦斯”9月侵袭美国东海岸多州,美国联邦政府紧张协助地方应对。联邦紧急措施署主管布罗克·朗却因另一件事“分神”:紧急措施署的上级国土安全部调查他违规使用公车的嫌疑。

  国土安全部长科斯特珍·尼尔森9月下旬说,部门总监察长办公室调查结果显示,布罗克·朗违规使用公车于周末往返首都华盛顿和位于北卡罗来纳州的私人住宅。他将返还相关费用,但不必为此去职。

  一年前,美国时任卫生和公共服务部长汤姆·普赖斯因“包机门”黯然下台。舆论自此颇为关注联邦政府官员的公器私用嫌疑,不少官员因这类丑闻相继去职。

  公车私用“想当然”

  飓风“弗洛伦斯”9月14日从北卡罗来纳州登陆,带来连日强降水。作为联邦紧急措施署主管,布罗克·朗工作压力不小。但美国《政治报》9月13日报道,布罗克·朗成为国土安全部总监察长办公室调查对象,原因是他涉嫌未经批准公车私用。

  这家媒体以三名联邦紧急措施署在职或前任官员为消息源报道,布罗克·朗涉嫌去年上任起便违规使用政府人力和物力,为他周末往返华盛顿和北卡罗来纳州希科里的住宅提供便利。周末时,他的助手不得不在北卡罗来纳州住酒店,住宿费由公款埋单。另外,他们全家人曾赴夏威夷旅行,途中违规“征用”公车。

  据一名消息人士说,这一用车习惯致使布罗克·朗经常不在办公室,继而惹恼尼尔森,后者要求他考虑辞职。

  其中一名已经去职的联邦紧急措施署消息人士说,国土安全部官员如因私人原因使用公车,必须经过批准。但作为联邦紧急措施署主管,布罗克·朗有权让一名“应急助手”伴随他左右,以在出现紧急状况时保持联络。但问题是,“布罗克·朗从未申请需要‘应急助手’,而是想当然地认为他拥有这项权力”。

  供职于联邦紧急措施署的法务人士说,他们曾向布罗克·朗介绍相关法规,如果布罗克·朗按规定申请使用公车,相当于获得额外福利,因而需要多缴税。布罗克·朗当即表示,那他宁愿坐火车也不想多缴税,因为他早就手头紧张。 然而,布罗克·朗后来没有“坐火车”,而是避开正规申请用车程序,改为偷偷使用。

  篡改文件抹姓名

  布罗克·朗公车私用之所以引发国土安全部总监察长办公室注意,是因为其中一辆公车发生交通事故。

  路透社获取调查报告部分文本,得知去年10月27日布罗克·朗乘坐公务用车出行,遭遇车祸,但有关车祸的正式记录文档内却不见他的姓名。调查认定,布罗克·朗的姓名是被“人为抹去”,旨在遮掩他公车私用。    知情人士说,布罗克·朗当时乘坐的是一辆黑色运动型多功能车,属于美国联邦政府财产,不料与另一辆轿车相撞。

  一名联邦紧急措施署职员接受调查时说,他在撰写车祸报告时“受到来自上级官员的压力”,于是没有把布罗克·朗写入报告。

  退还欠款不丢官

  国土安全部长尼尔森9月21日在一份声明中说,联邦紧急措施署主管乘公车出行,确保他们在危机情况发生时保持联络是这一部门的惯例。但使用公车往返自家住宅和办公室则未获官方批准。

  尼尔森说,布罗克·朗“意识到犯错,将承担责任”,同意退还所欠款项,但不必为此辞职。

  根据9月下旬公开的调查结果,布罗克·朗违规用车的总开销达15.1万美元,美国国会和政府正在催他尽数归还。

  尼尔森还指示联邦紧急措施署审视公车使用规定,培训部门人员合理使用政府车辆。

  国土安全部总监察长办公室已经向联邦检察官移交报告,以便后者核实是否有违法行为。按一名消息人士的说法,联邦政府部门下设的总监察长办公室向检方移交调查报告并不罕见,不意味调查对象一定会遭公诉。    国会众议院监督委员会同样调查此案。这一委员会的资深民主党籍议员伊莱贾·卡明斯批评布罗克·朗“明显违反联邦法律”,要求联邦紧急措施署详细交代要如何从布罗克·朗手中追回15.1万美元。

  公器私用已成风 

  去年以来,舆论关注特朗普政府官员滥用公共资源情况。因公器私用而向政府退款的不止布罗克·朗一人。

  去年9月,时任卫生和公共服务部长汤姆·普赖斯因被曝公款乘坐商务包机出差20多次而颜面扫地。丑闻曝光后,他向政府支付了5.2万美元的“个人费用”,但已是徒劳。迫于舆论压力,普赖斯当月底向特朗普递交辞呈。

  自此,多名特朗普政府官员被曝光利益冲突嫌疑。去年10月,内政部长瑞安·津克被曝涉嫌协助“老乡”拿下商业合同大单;今年1月底,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主任布伦达·菲茨杰拉德辞职,媒体披露她任职期间购买烟草、制药企业股票;3月底,特朗普解除戴维·舒利金的退伍军人事务部长职务,这一部门的内部监察机构指认他行为失当、滥用部门资源;7月,环境保护局长斯科特·普鲁伊特因被曝在公款出行和警卫事务方面大手大脚辞职。    10月,内政部总监察长办公室发布报告,称津克寻求绕过或修改政策,以便妻子名正言顺地花公款出行。例如津克去年夏天与妻子洛莉塔赴土耳其度假,内政部派安保先遣队保护,花费2.5万美元公共资金;内政部法务办公室“批准洛莉塔等多人与津克一同乘坐政府车辆”,尽管政策禁止这样做;津克经常携妻出差并频繁“偿还”内政部为洛莉塔垫付的费用。

  按照这份报告的说法,津克为妻子出行须自掏腰包而“烦恼”,因而施压下属,示意后者设法让洛莉塔成为内政部“志愿者”。不少内政部员工认为,津克的目的是让洛莉塔花公款出行有正当理由。内政部伦理办公室后来没有同意,认为洛莉塔充任内政部“志愿者”不违规,但“不像样”。

  巧立名目报假账 

  在美国,滥用公共资源的情况不仅存在于行政机构。加利福尼亚州联邦众议员、共和党人邓肯·亨特及其妻子玛格丽特因涉嫌频繁违规使用议员竞选资金,8月被提起公诉,罪名是诈骗、伪造文件和违规使用竞选资金。    亨特现年41岁,长期出任国会众议员。

  美国司法部对亨特夫妇的调查持续一年多,发现这对夫妇经常“入不敷出”。为维持奢华生活,两人在2009年至2016年串通挪用亨特的竞选资金,为海外旅行、招待亲朋、孩子学校午餐、牙医诊疗、剧院表演甚至饭店就餐等埋单。涉案金额总计25万美元。

  检方说,亨特指使财务人员为玛格丽特提供一张可使用竞选资金的信用卡,但实际上她根本无权动用这笔资金。玛格丽特在一次赴家居用品店购物时刷卡300美元,购买了桌布、枕头等用品。她随后打着“向教师和支持者提供礼品”旗号报账。

  还有一次,夫妇俩在高尔夫球场买衣服,报账名目是“为受伤士兵购买高尔夫球”。他们还以“向慈善机构捐款”名义报销牙科诊所诊疗费。

  检方47页起诉书中说,亨特夫妇经常不顾财务人员反对,使用竞选资金旅游,包括2015年花费1.4万美元赴意大利旅行。为求“名正言顺”地使用竞选资金,他们特意安排参观美军驻意海军设施的行程。

  2012年底,当竞选资金“亏空”时,财务人员曾发出警告,但亨特的回答是,他次月就可以通过游说从捐款人处筹款1.1万至1.5万美元。当受财务人员质疑时,亨特指认对方妄图“背叛”他。    2015年,这对夫妇花费1500美元竞选资金用于玩电子游戏。2016年,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开始调查相关嫌疑,他自此偿还欠款6.5万美元。

  亨特被公诉的消息传开后,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共和党人保罗·瑞安说,相关罪名“非常严重”,亨特应该暂停履行众议院下属委员会成员的职责;众议院民主党领袖南希·佩洛西则要求亨特辞去议员职务。

  亨特夫妇拒不认罪,先是狡辩“非故意”滥用竞选资金,后宣称遭遇“政治迫害”,原因是亨特曾在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开始阶段便公开支持特朗普,他由此在临近国会中期选举阶段成为民主党人的“攻击目标”。(特约记者 陆致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