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5版 > 探讨交流 > 经验交流 正文

经验交流

利通区:农村基层党员干部违纪违法情况分析与对策

稿件来源:宁夏纪委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 2018-09-13 | 打印 | 字号:TT

  “千丈之堤以蝼蚁之穴溃,百尺之室以突隙之烟焚”。近些年,国家惠农政策及扶贫政策大量推行惠及千家万户,作为政策执行的农村基层干部在使用大量的涉农资金时即是执行者也是监督者,村干部动歪心思骗取国家专项资金或违规使用资金现象时有发生。利通区纪委监委通过对查办违纪违法案件情况进行分析并提出对策。

  利通区近三年村级集体组织负责人违纪违法基本情况

  近三年来,利通区纪委监察局受理农村党员违纪问题线索共264件,占总受理问题线索的62.62%,立案57件,占总立案数的72.15%,给予党纪处分60人,占总处分人数的80%。

  2015年,受理农村党员违纪问题线索54件,占受理问题线索总数的55.67%,立案22件,占总立案数的68.75%,给予党纪处分20人,占总处分人数的66.67%,其中,农村党员干部16人,普通党员4人;2016年,受理农村党员违纪问题线索75件,占受理问题线索总数的63.03%,立案35件,占总立案数的74.47%,给予党纪处分40人,占总处分人数的72.73%,其中,农村党员干部29人,普通党员11人;2017年,受理农村党员违纪问题线索135件,占受理问题线索总数的79.88%,立案55件,占总立案数的88.7%,给予党纪处分61人,占总处分人数的88.4%,其中,农村党员干部45人,普通党员16人。

  检察机关办理涉农职务犯罪案件情况

  2015年利通区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受理案件11件18人,立案8件15人,判决8案12人,涉案金额615万;2016年,我院受理初查各类职务犯罪案件16 件 23人。立案查处职务犯罪9件13人,其中贪污案 6件 10人,受贿案5件 5人,提起公诉 9件 13人,法院做有罪判决11件 15 人,法院尚未判决的1 件 3人。立案查处的犯罪嫌疑人科级以上人员 2人,处级干部1人,涉案金额 570万余元,罚金370万元;2017年受理18案30人,立案8案16人,提起公诉,5案10人,判决5案10人,涉案金额154万。2015年-2017年查办涉农领域案件14案24人。

  违纪违法案件主要特点

  从违纪主体来看,呈现多元化。违纪主体存在由村干部向村民小组长和村监会成员及普通党员蔓延的趋势。我区2015年处理的违纪人员中,村干部16人,普通党员4人,而2016年处理的违纪人员中,村干部29人,普通党员增至11人;从违纪行为来看,以虚报套取涉农资金居多。从审理的案件来看,涉农违纪主要集中在虚报套取拆迁征地补偿款、村级债务化解资金、国家粮食补贴资金、苗木补偿等方面,其中以城郊乡镇虚报套取拆迁征地补偿款、边远乡镇虚报套取国家粮食补贴资金和专项支农惠农资金居多。违纪客体和对象直接关系农民群众切身利益,造成了一定的社会危害;从发案形态来看,共同违纪涉及人员较多。近年来,共同违纪呈现不断上升趋势,主要表现在村支部(总支)书记、村主任、村会计出纳等村干部形成“利益共同体”,相互串通,合谋作案。2015年查办涉及共同违纪人员13人,占处理违纪人员总数的65%。2016年查办涉及共同违纪人员30人,占处理违纪人员总数的75%;从作案手段来看,呈现隐蔽性和多样性。违纪手段从过去明目张胆、简单直接的白条入账、领取补助的形式转变为复杂多样的做假票据、虚列支出、虚报套取、贪污公款等,如果专业的财务人员对票据的真实性不作核实的话,一般查不出违规违纪的线索。我区处理的案件,许多线索是通过实名举报或是在专门审计中发现;从危害后果看,案值小、危害大。虽然多数案件涉案金额并不是很大,但是性质严重,涉及群众切身利益,如果不妥善处理就容易增加社会不安定因素,不利于社会矛盾化解,造成群众上访。村级债务化解资金、惠农资金、村集体“三资”是群众关心关注的焦点,许多违纪违法人员把国家补助(偿)资金、村集体“三资”当成个人发家致富渠道,致使自己违纪甚至违法,有的虽然涉案金额数目很小,但造成的影响极其恶劣。

  主要原因

  基层干部文化素质普遍不高。农村党员普遍存在文化程度不高,尤其是村一级干部大多为初中、高中文化程度,大专以上学历少之又少,他们在管理农村基层事务时以经验为主,加之年龄普遍偏高,家长作风严重,“一言堂”现象突出。一些村干部和财务人员缺乏财经法规知识,办事随意性较大。少数农村干部法律意识淡薄,成为发生违纪行为的内因;村级财物管理制度执行不严。个别乡(镇)、村财务管理制度落实不到位,会计科目、账务处理不规范,存在帐账不符、账款不符等现象。财务审批不严格,出纳、会计一人兼,有的财务人员更换频繁,且基础财务知识不具备,账务交接手续不全,导致账目丢失,财务状况混乱,为违纪违法留下可乘之机。一些乡镇、村不按照规定进行“三务”公开,特别是对一些涉及民生的重大项目资金使用公开不透明,导致民主监督管理不到位,容易造成个别基层干部钻政策“空子”,打党纪法规“擦边球”进而发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涉农资金监督管理存在漏洞。涉农惠农项目资金的监督管理一般没有明确的实施主体,大都存在多个责任主体,责任和监管不细化、不具体,一些项目往往是财政、乡镇只监督会计凭证的形式要件是否合法,无法监督项目实施是否真实,在涉农惠农项目实施完成后,政府抽调各部门组成的联合工作组对涉农惠农项目验收,无法形成事前、事中、事后监管的有效链接,有些工作组成员缺乏涉农惠农项目方面的专业知识,因此形成了监管上的盲区;对基层党员干部监督不到位。从我们处理的案件来看,违纪主体多为管钱、管物、管项目的基层党员干部,职级虽然不高,但作为国家各项政策的实施者,又直接面对群众,权力集中而具体又缺乏制约,监管难度大。腐败因权力而生,监督又多为事后惩处,仅靠道德的约束是不够的,这是农村干部违纪违法多发的重要原因之一。

  对策建议

  加大教育力度,筑牢思想防线。把《党章》、《廉洁自律准则》、《纪律处分条例》和《问责条例》作为经常性学习教育的重点,落实“四种形态”,教育在先、预防靠前,抓早抓小,时刻拧紧党员遵规守纪弦;加大惩治力度,严查腐败行为。对农村党员信访问题要高度关注,迅速处理。尤其对发生在群众身边的腐败问题要做到“零容忍”,发现一起处理一起,决不姑息迁就;加大预防力度,完善制度建设。严格执行村级重大事项民主决策制度和农村集体“三资”监管制度,强化乡镇监管代理服务中心职能,让农村集体“三资”统一在监管服务中心进得了、管得住;加大监督力度,制约权力运行。完善“三务”公开平台建设,不断丰富公开内容、缩短公开周期、适应群众需求。创新监督方式,畅通监督渠道,推进广场问政等活动的开展,发挥群众在社会事务中的主体监督作用。

  监督预防探索

  搭建监督平台。在传统村务信息公开栏的基础上积极创新,推行“小微权力”网络监督平台建设,运用“互联网+小微权力”,凡涉及群众利益的村(社区)级党务、村务、财务等重大事务以及群众关心关注的热点问题,在通过传统方式公开的同时,还要利用互联网通过电脑、微信等方式进行公开,便于群众监督和参与管理村级事务。利通区以古城镇黎明村开展“廉洁黎明”微信平台试点工作,现已搭建完成,进入平台测试阶段。“廉洁黎明”微信平台设有微权力清单公开、村级财务公开、村级项目建设公开、典型案列通报、民生资金公开、办事结果公开、脱贫攻坚、在线举报等栏目;建立保障机制。制定《利通区推行村级“微权力”监督工作的实施意见》《利通区村级“微权力”风险防控工作责任追究办法(试行)》,经区委、区人民政府同意,决定在全区全面推行村级“微权力”风险防控工作。通过建立“四种机制”,建成民主自治、权责明确,操作规范、公开透明,简便高效、监督有力的村级“微权力”风险防控体系,让村(社区)干部干干净净干事、群众明明白白办事,提高村(居)民自治水平;形成全面覆盖。“廉洁黎明”试点结束后,纪委监委将在12个乡镇纪社区推广使用,对小微权力的监督通过手机这个微信平台传播到千家万户,坚持“公开是常态,不公开是特例”,通过多元化信息渠道,全面推进村级“微权力”公开,保障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各镇按照边建、边用、边管的原则,及时发现和纠正管理使用中出现的问题,不断完善监督平台日常使用管理、信息更新维护、督查考核等制度,确保监督平台高效运行。纪委将强化对“小微权力”网络监督平台建设工作进展情况的监督检查,对公开不真实、不全面、不及时以及存在问题纠正监督不到位的村、社区,及时予以通报批评,责令限期整改,必要时进行问责;运行成效显著。自“小微权力”试点工作运行以来,群众办事满意度和干部作为规范度、基层组织威信度都得到了显著提升。一是方便了群众。我们将“小微权力”监督责任体制机制和办事流程全部上传到平台,现在,群众来到村办事,首先查看小微权力办事流程,然后直接到对应的窗口办理,节省了时间,方便了群众,群众自然满意。二是保护了干部。通过“小微权力”的规范运行,村干部也有了自己的“权力清单”,村干部的权力被约束在一定的空间里,知道了干什么、怎么干,哪些能干、哪些不能干,极大地保护了村干部。三是增强了威信。通过“小微权力”的阳光运行,群众满意度高了,上访量少了,对村两委信任了。同时,即保护了村干部,让他们放开了手脚,大胆干事,也让村干部之间的猜疑少了、团结多了,浓厚了基层组织的干事氛围,增强了基层组织的威信力和凝聚力。(利通区纪委监委 高敬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