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纪委监委网站
首页 > 2015版 > 探讨交流 > 廉政时评 正文

廉政时评

贯通书斋与田野

稿件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 2018-08-08 | 打印 | 字号:TT

  ●如今,我们站在巨人肩膀上,更要向着更高处迈进,“不辞辛苦出山林”,贯通书斋与田野,学以致用、知行合一,必定会在学识、能力、作风方面有大进步大提升。

  田野调查是人类学研究中的一种常用方法,多是采用参与、接触、记录等方式,深入实地考察、直接采集资料。“听、看、做”是田野调查的方法之一,被称为“田野三角”,只有三个方面全部做到才是有价值的实践。

  从字面意思理解,“野”与“文”相对应,有直观、鲜活的意味。相比于身至田野,静心书斋相对容易,即使足不出户也能遍览历史、学贯古今。然而,采用“看”的方式学习知识、观察世界,终究是“纸上得来终觉浅”,与“听”和“做”相比总是要稍逊一筹。

  现实生活中,一些人习惯将书斋与田野做两分法,人为割裂二者间的关系,这种现象在实践中也反复上演。比如,有记者闭门造车写新闻,连基本的时间、地点、人物都需要另行询问,何谈拥有焦裕禄“蹲下去才能看清蚂蚁”的情怀。再比如,有干部刻舟求剑“晒辛苦”,以为只要日复一日“扑在一线”,就能以“辛苦指数”换来群众幸福指数,这也难免落入因循守旧、低效重复的怪圈。这些都属于将书斋和田野割裂开来的做法,不符合辩证法中“事物普遍联系”的观点。

  沉浸书斋与深入田野原本就是获取真知的一体两面。在书斋中获取间接知识,在田野中收集直观资料,二者相辅相成、相得益彰。汲取养分的方式,在书卷中,也在田野里。相比起桌前一卷书,窗外那一轴山水同样营养丰富。书斋和田野,就如同手指和琴弦的关系,“若言琴上有琴声,放在匣中何不鸣?若言声在指头上,何不于君指上听?”将二者分而视之,此是此,彼是彼,而将二者贯通起来,则百曲可成,大有可为。

  从某种意义上说,能看到多远未来、收获多少真知,取决于醉心书斋时掌握的理论知识,也取决于田野调研的脚步能迈到哪、走多远。进而言之,再简单或再玄奥的道理,都有一个间接获取和直接获得的过程,所以要将书斋与田野贯通起来,方能唤醒潜藏于浮事之下的真知真相。

  说到底,贯通书斋与深入田野是一种能力,也是一种作风,它的根脉都离不开人心。将书斋苦读作为一种良好习惯加以养成,不满足于将自己的大脑变成别人思想的跑马场,而是在“思接千载、视通万里”方面下“绣花功夫”。将田野调查作为一种“拜人民为师,向人民学习”途径加以探寻,不止步于一隅之地,而是以实景片段关照历史洪流,在实践中对自身职责使命、对群众所需所求进行重新定位和感知。如此,才能“身入”“心至”,既领略书斋的沉静深邃,又感受田野的雀跃鲜活。

  太史公司马迁十岁诵古文,二十南游江淮,上会稽,探禹穴,窥九嶷,浮沅湘,北涉汶泗,讲学齐鲁之邦,过梁楚以归……历经多年寒窗苦读,一路山高水长,终著《史记》,成“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为贯通书斋与田野做出典范。如今,我们站在巨人肩膀上,更要向着更高处迈进,“不辞辛苦出山林”,贯通书斋与田野,学以致用、知行合一,必定会在学识、能力、作风方面有大进步大提升。(张朴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