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蓝色万掌山

稿件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 2021-09-02 09:34:58
分享至:

  万掌山是蓝色的。

  一落地万掌山,“蓝色万掌山”的形象竟一下子在脑海里定格。

  刚刚下过一场大雨,空气清新得令人陶醉。放眼望去,泥土是红色的,潺潺溪水也带着红色的波纹;绿树连绵,鸟鸣声声也在唱着绿色的歌。但是,天空是那么近,蓝色的、纯净的铺向天际的蓝色,衬着一团团白云,与红的绿的白的等色彩形成强烈的对比,冲击着我的视觉,带给我极为震撼的感受。

  而且,在青山连绵壮阔的森林怀抱里,居然安卧着一个湖泊。那湖,似圆非圆,波光粼粼。湖畔,一座座风格各异的小木屋,红色的,橙色的,黄色的,咖啡色的……环湖而建,繁花翠草相依,青青树木掩映,像童话中的森林。此刻蓝天映在湖水中,硬是将湖水染成了蓝色。“山泼黛,水挼蓝,翠相搀。”我想起宋朝诗人黄庭坚的诗句,心倏地掉落入湖,融化。

  万掌山不是一座山的名字,是云南省普洱市的国有林场,是思茅城北部郊外东至大尖山下、北至与宁洱德化交界的萝卜山、西至弯转山东坡的方圆十几公里的大片广阔山林的总称,地理区位非常独特,森林资源非常丰富。2021年7月,亚太森林组织普洱基地选址万掌山,万掌山因此成为亚太森林经营与发展的一个平台,一个窗口。

  一山成万山,万山纵横,万木芃芃,世之瞩目。

  我在万掌山的风景里随意地走。

  心中荡漾着欢喜,看什么都是美的。鹅卵石铺就的小路是美的,雨过天晴便清澈了的渠水是美的,葱茏的树木和掩映在树下的木屋是美的……瞧,那盛开的木槿花好美!几只蝴蝶正在花上采粉,黄色的、黑色的、白色的蝴蝶在红色的花朵间飞舞,轻盈灵动,生动了整片树林。

  最爱那一树高高的、红色的花开满整个树冠的树,那是火焰花树,花朵像火焰一样红,在层层青绿中特别耀眼。

  路边一丛芭蕉树下,坐着一个小女孩。她正看书,见有人来,抬起头,大方地笑着点头。她黝黑的皮肤,眸子清亮。我顺口问,小姑娘,你是这林场的吗?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她说不是。她是跟着妈妈来的。

  原来,女孩今年十二岁,小学就要毕业了。妈妈是园林工,常年在普洱市四处打工,几个月前来到万掌山林场。她跟着妈妈四处漂泊。但是她喜欢这样的生活,单纯自由,无拘无束,还可以开阔眼界,增长见识,认识的植物也多。说到植物,她的嘴角、眉眼间全是笑意。她最喜欢的是可可树,因为可可是制作巧克力的原料,而她曾经尝过巧克力的味道,美极了。她还喜欢无花果树和红毛丹树,无花果的果实软软的,很好吃;红毛丹则外表毛茸茸的,非常可爱,可爱得她不敢吃它们。她的爸爸是彝族,在乡下老家,妈妈出来打工,很辛苦,中午都是自带干粮,收入也不高,但比在乡下强。眼下妈妈和几个同事正在主路那边栽树苗,他们是一个团队。现在,林场是她和妈妈的生活源泉,心安之地。“我们家不富裕,也不知什么是大富大贵,但我们有我们的快乐。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漂亮的植物,看到很多的花开。天天与这么美的风景相伴,心情非常好,也感到幸福。”

  听着女孩的话,我的眼角发热。

  转过山道,猛然看见同行的赵画家正在画画。油画上方,表现天空的两道写意的蓝色色块一下子攫住了我的心。

  蓝色,又是蓝色!

  因为这蓝色,画中万掌山的白云、黛青的树林、碧绿的芭蕉叶、褐墙青檐的木屋,都显得安宁、悠然。蓝色在这里的运用,尽显艺术家自由的灵魂。

  我非常认真地问赵画家:“如果用一种颜色来形容万掌山,你觉得是什么颜色?”

  “蓝色。”赵画家不假思索。

  “为什么是蓝色?!”我惊喜万分。

  “蓝色更通透,更纯粹,更能代表这里的一种气质。虽然满眼是绿,但我的感受是蓝色。”

  然而,见到李画家的画作时,我又一次被震撼了。

  他将自己为万掌山所作的画命名为《风·度》。乍一看,真是“七彩万掌山”,明黄、青柠、大红等丰富的色彩张扬着热烈恣情的美,但冲击力最强的,是画面中的蓝色,那些笔触任意而有序、质感清澈明净的蓝色。因为这种蓝色,万掌山在整个画面的意境通透起来。

  李画家解释说,这蓝色代表房子。房子是人居之所,而人是生命的主体。蓝色寓意人类的希望和未来。

  两位画家对于蓝色的认知与解读,与我对万掌山的感受高度契合,让我有一种遇故知的感动。

  我在无处不在的蓝色意象里漫步。仿佛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引我到明珠湖边。

  此时的湖水和天空并成了一色,天在水中,水在天上,如蓝色的梦幻。

  我久久不想离去。

  夜幕中,我独坐在湖边的木色长椅上,开始与森林对话。此刻,有多少树木在悄悄长高?又有多少花朵在为明天绽放凝积芳香?那些白天歌唱了一天的鸟儿将在什么树上睡觉?还有那些挥着翅膀喜爱光亮的昆虫,又会扑进哪位宾客的木屋?那些夜晚出没的精灵,是否也是蓝色的……

  啊,夜空似穹窿,显现出最大密度的蓝,群山边缘处,氤氲着微微蓝光。有人说,蓝色是忧郁的颜色。但在这森林,忧郁的蓝色早已被净化过滤。

  耳畔,仿佛响起了《蓝色多瑙河圆舞曲》的旋律,流淌的音乐,蓝色一样明净。

  多瑙河是多彩的,而用蓝色形容它,意在歌颂它给流域两岸国家和人民带来的和平美好。我说蓝色万掌山,就像人们说蓝色多瑙河一样。万掌山的意境,是多彩的,更是蓝色的。它用蓝色调开启了普洱基地的宏大叙事,要给亚太地区乃至世界的森林和人民谱写一曲和平与梦想交响的乐章。

  从蓝色形象的瞬间定格到克莱因蓝的联想,到画家画布上的蓝,到自然生物的蓝,再到博大永恒的象征,所有的一切,丰盈着我的“蓝色”感受。

  白天,森林褪去了夜晚的神秘,将高耸入天的思茅松的壮丽、数不清的动植物群落、南亚热带风情弥漫的棕榈园、茶马古道的风云历史……奇特、多样、秀丽、清幽的人文自然景观一一呈现在我们面前,让我们从具体物象上获得了深刻的森林体验和生态享受,生出重返自然、拥抱自然的意愿。

  人走近自然,就能产生智慧。走出森林,同行的朋友均已激情迸发,思绪纷纭。大李认识到人与自然相互依傍的关系,将森林看成是一个“栖心之所”;小徐要把西番莲带回去,以时时回味它的香味与色彩;阿黄原本就认识很多植物,但是在万掌山,却有很多花不认识,他进一步体验和认识了森林,说,“只有体验和认识它,才知道它的价值所在,才知道怎样和它相处”;柳作家则对“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有了更深刻的理解,表示要用实际行动去践行;松作家总是不经意地传播他的生态学知识,叮嘱大家把路边倒伏的小树枝、自己吃过的水果核扔进林子里去,因为“每一片腐烂的叶子、树枝或者须根都有独特的作用,且都会聚集在森林的整体中”……

  “无山不绿、有水皆清、四时花香、万壑鸟鸣,替河山装成锦绣,把国土绘成丹青。”这是新中国首任林业部长梁希理想中的生态蓝图,这应该也是一代代中国人对绿化事业的理想蓝图。

  如今,这幅丹青蓝图,色彩、意象已日益丰富。而万掌山,正在这幅丹青里闪光。(王子君)

>>><<<